什么都不值得信任,除了赚钱。

你肉眼可见这个国家的很多人,把全部的信任都放在了钱上。这种趋势延续了30年,可以追溯到文化大革命导致的人们对政治体系不再信任,以及腐败和改革年代持续的变化。社会风潮对于金钱的喜好,在今天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。

有一个观点深殖心底: 钱等于自由

为什么人对金钱如此渴望?可能有这些原因:

1)没钱,你将举步维艰,事事求人。你无法用钱来保护自己,在任何社会场合中,你会因为贫穷失去平等对话的权利,换言之,你丧失了自己的社会地位。

2)正是因为没钱,你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去赚钱,工作不一定是我所愿,得不到成就感,无法自我实现。为了满足基本生活的需要,你要疲于奔命,你要选择能负担的起的交通方式,不敢幻想给后代更好的教育,每个夜晚陷入自我否定的漩涡。

3)你做梦都不要去渴求名车豪宅,也别幻想可以周末在海滨度假喝冰饮。这个世界上流社会的人,可以一掷千金住豪华酒店打高尔夫球,你只能在结束一天工作后,羡慕的看他们梦幻般的生活,自己内心郁结。

一面是恐惧,一面是欲望。

钱能带来自我认同感,钱能带来社会地位,钱能让人摆脱命运和必然,有自由和选择。

钱这么有用,赚多少才算够?

施坦利在2009年出版的《停止装富》一书中,创造了“收益表充盈者”这个词,来形容喜欢花钱而不是攒钱以备不时之需的高收入者。与之对应的是“平衡表充盈者”,指的是有效且有条不紊地创造财富的人。

施坦利给出了一个简单的等式来计算你属于哪一类:用你的年龄乘以你的年收入,然后除以10,就能得出你的预期资产净值。换句话说,一个每年赚20万的60岁的人,资产净值应该为120万人民币。

有趣的是,“平衡表充盈者”,也就是资产净值最高的25%的人,实际财富是预期净值的2.49倍。也就是说,上述例子中的60岁的人,实际资产达到298.8万元。

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资产净值排得最靠后的25%的“收益表充盈者”积聚的中位数财富只相当于预期财富的66.5%,这样一来,60岁的高收入者的净财富只有79.8万元。

注意是资产净值,不包括你购置房产之类的钱,是你手头的可用资金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你退休时在工作处(比如北京)有一套房已还清贷款,同时手里有300万左右的可用资金,基本可以过上较好的生活。不要小瞧这个数字,要知道中国居住在乡村的人口超过50.32%,人均年收入尚不足7000美金,排在中国前面的是保加利亚。

可是有人会不满足,这点钱还不够多,我要更牛逼,更有钱。仿佛头顶悬浮着一缕金光闪闪的绳索,抓住它,就能一跃而上,看到云层之上的生活,那里没有痛苦,那里只有无穷无尽的享乐。这是非常可怕的想法,因为一旦给自己设立了一个高的近乎苛刻的目标,人就会立刻贬低自己手中现有的工作,连对生活的基本感知都丢掉,因为对达到目标「没有用」。

追逐金钱狂奔的人并没有摆脱命运和必然,他们从 一个焦虑掉进了更深的焦虑。金钱的运转逻辑完全漠视苦难或正义,美德无法被践行。

他们只想要钱,要更多的钱。

周华健在亡命之徒里唱:

这个世界上,就是有人穷得发疯,有人富有把钞票当作了枕头。新闻里的鼻酸故事,是为了偷面包给妈妈充饥的小偷。

是对现实世界的写真注脚。

你势必要丢掉「钱是幸福源泉」的自以为是的想法,你认为钱可以让你远离所有你讨厌的东西:

  • 被压的喘不过气的生活
  • 低人一等的地位
  • 捉襟见肘的钱包

但那之后呢?你对自己追求的东西如何定义?你牛逼大发了以后,到底想要得到什么?

崛江贵文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创业者,他2011年6月被判入狱,结结实实蹲了几年牢房,出狱后出版了一本书叫「归零,重新出发」。这样经历极端财富起落的人,对于金钱只有这样一个朴素的看法:钱本身没有意义,不是为了钱而做的工作才有意义。

换句话说,钱买回了本就属于你自己的「时间」,让你可以把时间花在你认为更有价值的地方。而 人始终是需要工作 的,这几乎是一种本能,想想吧,即便是天天在热带岛屿度假的有钱人,也会不时地闪过念头:「虽然现在很悠闲,但是总该做点什么吧」。

是啊,「总该做点什么吧」。

工作是人的一生中,投入最多时间的事物之一,如果这些时间都在逼自己忍气吞声,靠着隐忍的劳动来换取金钱,不论怎么想都是很荒谬的。为什么会有人想:「如果我中彩票头奖,我就要去一个小岛每天悠哉的生活。」「如果我手里的比特币涨到100万美金一个,去他妈的老板,老子不干了。」

原因很简单,那是因为「讨厌自己的工作」,因为只能「依靠出卖自己在工作上的时间,来换取金钱回报」。

金钱的终极意义,是让你重新拥有时间的自主权。

而人一生的时间是极其有限的,不过4000多个星期,你想把它花在什么地方,和谁一起工作,实现怎样的人生价值,创造怎样的社会意义,让身边的人因为你的工作更幸福了吗?

世界变好的一个特征,就是有越来越多人夺回自己的时间,不再出售,转而将它「用在心甘情愿的地方」。

这件事往往不用等到「赚足够多的钱,我就…」 ,而是现在就可以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