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大部分人的财富增长,不是靠工资,而是靠对于资产的投资,这个资产可以是房子、股票,可以是比特币。而投资是有「窄门」的,这个窄门需要很努力的垫脚够,才能摸到一丝门口的气运。

投资始终绕不开两个问题:

  1. 投什么,怎么投
  2. 什么时候投

前者是投资对象和方法的问题,后者是投资周期的问题。回答清楚这两个问题,才算是摸到了窄门的象限。

投什么

好的投资对象的两个标准,一是它短期内无法被替代;二是它的的真实需求在增长。前者是门槛,决定利润率的高低;后者决定增速。从这个角度看,中国过去10年,最好的投资对象就是房地产。如果你08年在一线城市买了不动产并持有,那么现在的ROI应该已经跑赢了95%的人。但问题是,中国的房地产已经连续涨了18年,未来的10年还会一直涨吗?本质上,过去涨不涨,跟将来的走势没有关系,过去涨可能是价值发现的过程,未来涨不涨,最终还是回归到这个资产是否物有所值。

我现在手里的财富,到底以什么样的形式储存才最保值增值?在今年的形势下,至少有两类资产需要持有:

  1. 美元
  2. 比特币

在资产中配置一定比例的美元很有必要,为何这么说。

人民币的购买力从1990年到现在,贬值100倍以上(1990年的万元户到现在分文不值); 而1990年1美元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1.83美元,贬值不到1倍。(1990的百万美元现在还是中产阶级)。

持有美元现货,意味着你在任何一个无法确定的经济周期里,都始终持有入场的门票,其他国家的法币无法取代美金,美金的流动性由全球的经济活动提供,除非第三次世界大战,霸权格局重新编排,否则美元的地位很难撼动。

其次是比特币,比特币是唯一可以放心持有20年以上的数字货币,也是抵抗通胀的最佳储值手段。

币圈的一个特征是:流动性一旦收得紧了,很多山寨币的价格就会撑不住,这点在熊市中特别明显。

其中的道理很简单:所有的价格其实本质上都是一种货币现象,既然众多山寨币都以BTC计价,那就是说,BTC盘内资金跟所有以其计价的山寨币的价格之和应当是一致的。所以一旦市场下行,山寨币和Token类资产的估值会急剧下降,流动性几乎枯竭,很多项目方甚至放弃市值维护。以BTC计价的数字资产腰斩之后,还可以再跌去70%。

经济下行区间要尽可能避免任何流动性差的资产,尽可能持有美元和比特币。等到春暖花开,市场复苏的时候,再寻找优质的,拥有定价权的价值标的。

回归定价权的本质,如果一个新兴行业回报率很高,就会有一个师的人群涌入来山寨鼻祖产品,另外一个师的人想比开创者做得规模更大,摊低成本,甚至,还有很多骗子也在这个时候进场。所以行业竞争必须将投资标的放在一个门槛上:一项技术,你有办法实现,别人做不出来;别人能做出来的,你比它品牌更好,认知度更高;品牌和技术都不相上下的,你比它有更多死忠用户、共识和更高的市占率。

这一原则,同时适用股市和币市,要找真正拥有定价权的资产,不要被精彩绝伦的白皮书和团队倾倒,不被纷繁复杂的Token设计机制迷惑,找这个世界里的King或Queen,拉高你投资回报的数学期望。

怎么投

CFA教材投资组合管理的第一章,赫然印着马科维茨的理论,即:投资总体风险能够通过精心选择各种资产的搭配比例来实现最小化,以换得一定水平的预期收益,这些资产的相关性越低,风险就越低。

这句话本身没问题,但是你若真的照做,只会连大盘也跑不赢。事实上,不管有没有做过专业的投资,你的远方亲戚也一定能说出「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」这样的话。分散投资能让你避免做出最糟糕的投资,但同时,你也将自己做出最成功投资的机会付之一炬。

这种做法,永远只能获得平均收益,跟买被动型指数没区别。在投资的窄门里,人弃我取、逆向投资,才是是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。

翻译成白话是:不要怕,就是梭,大力出奇迹。

不过梭也是有原则的,维克多·斯波朗迪永远关心胜率,如果一项投资或交易不能达到3/1的胜率,那就少投或不投。另一方面,如果你对投资标的物有强烈的信心,并且通过多种手段,判定交易胜率极高,那么,就不要再理会什么分散投资的「忠言」,将大头寸挪过去,只保留有限的安全边际。

在买入持有或打开仓位的一瞬间,各种技术指标、内幕消息、心理暗示都仿佛化成了你眼眸中一闪而过的白烟,它们拿来支持你自己的想法。你对未来和市场的预判,都体现在做这笔交易的必然性中,其他的不再重要。

胆大心细,大开大合。

什么时候投

希腊神话中有个人物叫伊卡洛斯,他在逃离克里特岛时使用了蜡做的翼。由于飞得太高,蜡制双翼被阳光熔化了,于是,伊卡洛斯跌落水中丧生,最终被埋葬在一个海岛上。

距离2008金融危机已经过去整10年,今年初,美股道琼斯指数更是攀上了26616的历史最高点,我们越飞越高,却忽略了一个真相:经济实体的发展,很可能就是这蜡做的翅膀。

美股上一次像这样疯狂是1987年。

当年股灾后,美股全年回报只有2%,到89年才走出股灾阴影。

美国资管巨头GMO联合创始人、华尔街传奇投资者Jeremy Grantham曾经说过,股市泡沫的其中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加速度上涨。今年许多互联网中概股挤破头流血上市,Pre-IPO价格比前一轮股权融资低的大有人在,更像是二级市场难以为继的信号 – 他们必须要上市募钱度过接下来的严冬,哪怕是腰斩。

再加上最近还有几个又意思的事:

  • 9月1日中国进行了第一次CRS金融信息交换
  • 中国央行7月释放流动性超1.4万亿

什么意思?关门,放水。

周金涛说,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一次循环60甲子,回升、繁荣、衰退、箫条

按照他的说法,每一次的康波的箫条都是一次滞胀展开,滞胀之后就是消灭通胀的阶段。2018年到2019年是康波周期的万劫不复之年,60年当中的最差阶段,2019年很可能发生流动性危机,要丢掉过高的资产收益率预期,储备尽可能多的粮食。

而2019年将会出现资产价格的最低点,这会是投资房产,以及大宗商品的理想阶段。

每次风暴来临的前夕都是静悄悄,不论2019年市场反应如何,持有流动性足够好的美元和比特币,都是对未来经济潜在下行趋势的现货对冲。毕竟投资是一辈子的事情,只要不离开“赌场”,手里还有筹码,输赢都不算数。

投资从来没有宽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