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无意中刷到Andrey发布在Product Hunt上的产品:Progress Bar OSX,顺着推特主页看到他自己的博客和发布的其他产品。

Andrey是个90后,乌克兰人,在成为一个独立开发者并且四处旅行之前,他给一家叫Railsware的公司做产品经理。这家公司允许员工远程办公,而Andrey一直都想学习怎么冲浪,于是在2016年他干脆辞掉乌克兰的工作,搬到巴厘岛开始当起数字游民。

这个哥们在博客上写着:希望可以靠自己开发的软件每月赚到超过1000美金,我估计这个数字可以让他在巴厘岛过的很舒服了。他甚至还公开了所有软件的收入明细,到目前为止,Andrey发布了6款软件,其中3款拿了Product Hunt日榜第一,Hacker News日榜第一。

要知道在开始这些事之前,他一行代码也不会写,同时乌克兰虽然位处东欧,人均GDP却不到2700美金(2017年统计),连中国1/3都比不上,当地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可想而知。

  • 不会编程
  • 害怕收入不稳定
  • 担心不确定性

这些一开始摆在Andrey面前的问题看起来很头疼,但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。从一个不会编程的小白,到When2Surf(一个帮助冲浪爱好者获取海浪预报的网站)上线,Andrey只花了两个月,成本一共11美金(5美金服务器+6美金域名)。

SSL证书用免费的Let’s encrypt,所有的编程知识都在freecodecampcodewars上学,主要使用的编程语言是Js、Swift、PHP,用Sketch做设计。身体锻炼计划通过100 Push-Up ChallengeWork-Out教程来达到目的。

我觉得Andrey所做的,实际上在告诉大家:

自负盈亏的创业是完全可行的,哪怕你在做决定时连做什么都没想清楚。

并且这可能是最纯粹的商业模式:「写有用的代码,卖给需要他它的人」。

最差的情况是什么?

  • 工作丢掉
  • 银行存款花完
  • 辛苦干了一年发现没搞出什么东西

好像也没啥了罢,大不了回去再上班呗?

做一个产品不见得一定要找人投资(当然这点因项目而异),租一个最低配的VPS已经足够便宜。重要是发现生活中困扰自己的问题并把它转变成一个产品,作为服务提供给别人使用。

Andrey发布产品时一分钱广告都没有花,每个产品他都在Medium上写文章记录从有idea到发布的过程,并且活跃在各个渠道找其他人试用,给出反馈意见,然后迅速迭代。

当产品发布在Product Hunt和Hacker News后,因为这两个社区用户画像的高度重合性(重度互联网用户、Geek开发者比例高,付费意愿强),Andrey的产品经常嗖的一下攀升到榜首。

他把自己的开始创业的这一年称为 硬核年(Hardcore Year),这一年他的目的只有一个:坚持创造,尽一切可能让产品养活自己。

事实上像Andrey这样的人(或团队)有不少,IndieHackers上聚集了很多。除了Backpack for Laravel这样一个月挣2000美金的solo项目外,也有像MonetizeMore这样每个月盈利超过100万美金,养着50人以上的大团队项目。

IndieHackers Podcast播客经常更新,Nomad List的创始人Pieter Levels也在里面做客分享过。

Tim Ferriss在「每周工作4小时」这本书里提到过这么个概念:新富(New Rich)。

新富指的是一群抛弃传统的职业生涯计划(努力工作->攒钱->等到退休开始享受生活),转而利用眼下就可以获得的两个资源:时间的自由支配和物理空间的不受限,来创造全新的、聚焦于当下的奢侈生活方式。 这既是一门艺术,也是一门科学,或许叫做「一种生活方式的设计」更妥帖。

我仔细思考过这个观点,(竟然)越来越觉得这是对的。如果一个人能选择此时此刻在何处,做何事的自由都不算财富,那实在没有别的什么能比自由更贵了。

我们的团队中有远程工作的同事,对于这一点的感知应该比我更深。他们的能力非常优秀,但就是不愿意待在公司(北京)。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战斗力和效率,事实上,我们在后台Phabricator上能清楚看到每个人的代码工作量和质量。通过dailybot代替每天的站立会议,大家的工作内容都是透明公开的,做的好与不好,一目了然,做的烂就blame,做的好就夸奖。

这让我意识到,我们首先是一个有机组织,公司只是现阶段这个组织的展现形式。 未来的组织一定是去中心化的,有没有公司这个概念不再重要,组织成员可以通过股份权证、工具和约定紧密的绑定在一起。

WordPress现在看起来可能不那么性感,但它现在依然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建站工具,全世界25%的网站都构建在其上。wp的母公司Automattic一共600多个员工,分布在57个国家,非常彻底的分布式工作。这样一家上亿次访问量的独角兽公司,员工数不到其他FLAG巨头的零头,估计数十亿美金。

指数增长有指数增长的玩法,集约有集约的好处。这不构成做一家大体量的、分布式的优秀公司必要条件。

我们或许应该思考自己将来想要以哪种方式工作和生活,因为一个人就像一家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