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一年的主题是「折腾」。

不论是我当下的人生处境还是心态,都发生了难以言表的变化。

既然是总结,就大大方方明盘,我想到哪说到哪,如果表述幼稚,大家就权当看个笑话。

关于投资:

1)ICO。我在今年上半年跟投了一些项目,截至目前,token以币计不亏个85%就算好的。其中很多濒临消亡,几乎可以确定活不到下一轮牛市。包括但不限于 mobius、IDT、AVH、DCC、CMT…数不其尽,99%的 ICO 项目,全是辣鸡。

鲜有几个及时清仓获利的,也基本因为后面的亏损还回去了。

2)股权投资。投的不多,这些项目如果熬不过这轮熊市,投资的钱打水漂无疑。

3)二级市场/量化。有些是拿住,翻了几倍获利清仓的,比如 AE、BTX、ELF… 但更多是跌的影子都没的,比如Byteball、XTZ、QASH、OTB… 中间我拿了一些币去跑量化,挣到一些蚊子腿肉,聊胜于无。

量化的风险并不小,尤其做CTA的团队。可能市场环境好时,净值连续增长,团队自信爆棚,然后某天来一个黑天鹅事件,回撤惊人,之前的获利瞬间回吐。至于做套利或中性策略这样低风险的量化,老实说,对于个人投资者,不如在 Bitfinex 放放贷…

总的来说,因为我自身是个比特币死多,个人财富成功在过去一年缩水90%。购买力成功从京沪两房随便买,升级到7-11便利店随便买,可歌可泣。

最大的教训是没有从13年-15年里学到 正确的配置资产。该获利了结却贪更多,该抄底时没有子弹,全仓压在币市里。上一轮牛熊周期怎么傻逼,这次一样傻逼,面壁思过。

关于人生处境:

不算很好。

我7月份从币信离开,承蒙几位投资人和朋友慷慨支持,加上自己也投了一些钱,开始全身心投入币创。

整整一年,我都处于经常性焦虑的状态,晚上的睡眠质量极差。因为压力大,不自主的吃的更多,且疏于锻炼,身体素质也下降的很明显,期间还患了过敏性慢性寻麻疹。一直无法痊愈,整整吃了半年的抗组胺药才逐渐好转。

在京4年,脖子里长了两颗甲状腺结节,每年检查大个几毫米,迟早要切除。身体素质一差,脑袋也不灵光,这一点跟很多创业者心有戚戚。

最近几周,团队裁员,士气大受打击。我自己的心情更是跌至谷底,眼神躲闪,不愿和同事四目对视。完全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,甘愿做一只埋头鸵鸟。可这怎么能够呢,在前个周六的晚上,我终于想明白。饭每天要吃,事每天依然要做。离开的同事给足了补偿,留下的同事保持前进,该怎么继续就怎么继续。很多经历都是人生必然,既然早晚都会碰到,那我宁愿愈早愈好。

这个月开始,我的现金流基本只有放贷的那点比特币利息。这逼迫着我意识到,生活中追求的镜花水月也太多了点,基本生活根本不需要很多物质。只要能在正确的道路上匍匐前进,钱总会赚到的,这点我似乎不太担心。

这个社会讨厌失败,大多数人只会谈论成功。你知道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VC和科技媒体制造出新的热词、趋势、方向。我们眼中只关心成功者,对失败者或失败的经历避而不谈,生怕沾染上什么晦气。

事实不是这样。如果现有的成功者,总结出所谓公式和打法供别人套用可行的话,那满大街都将是雷军。时命和这个世界的势,才会成就一些企业和投资者,努力有时不分高低,运气却真的重要。

关于其他杂事:

1)在念政法大学的LLM。还有一年半毕业(感觉随时可能肆业)

2)考了CFA(Lv1)。除了IRR、B/S、Cashflow statement那几张表,其余忘了精光。

3)二舅挂了。去年十月份在美国,打电话说肺积水,穿刺查明小细胞肺癌4期,今年4月份就离世。

关于过去6个多月创业的复盘:

1)想做的太多是大忌,早期产品应该尽一切可能聚集、简化。我从7月底开始做原型、等9月份核心工程师到齐了研发进度才开始加快。因为拖的久,产品的思路也在慢慢转变,结果边修边做。起初为了快,最后反而慢。交易所钱包、撮合、Socket等后端业务逻辑很重,是瓶颈,堆人解决不了问题。早期团队生产力处于极不平衡的状态。

2)对于币圈公司,做3年乃至5年的战略规划是个伪命题。因为市场环境变化太快,当下做的战略,过几个月就可能被证明是错的。这不能全指望CEO和团队的眼界,有的人的确可以看的比别人远,但所谓的转折点和契机,究竟什么时候到,你是不知道的。真正的战略只能跑出来,然后根据实际情况,不断迭代。

3)初创公司的联盟,是无用的草梗,不如自强自立。 大公司不会愿意和小企业合作,他更希望你安份做好其生态的一部分,为其输送养分。所以「背靠大树好乘凉」这种说法,在创业公司里,是不成立的。而与其他初创公司联盟,大家都没流量,都没用户,根本孵不出金蛋。若其中一方起势,松绑是迟早的。

4)用户的心智建设是产品命门。 必须要让用户立刻明白,产品能提供给他什么价值,要么用最直白的方式讲清楚;要么在样式用户通过使用产品,潜意识里直接感受到,最高水平是做到 One of a kind,比如老干妈。

5)不买流量。 币圈到现在依然是个小众群体,因为对用户的认知教育成本,全互联网最高。与其想通过流量把生意盘活,不如回归业务,把产品做的足够好。要抛开假的日活,假的UV,认真思考留存、思考PMF。服务用户最本质的需求,口碑相传,流量自己就会过来。比如Bitmex,比如Deribit。

6)做多大生意,组多大队伍。 如果重新做币创,我很可能一开始只保持3个人的团队。为了多业务并行而扩张,实在不适合手短的初创团队,更重要的,扩张不见得让士气高涨,裁员一定会,节奏被打乱再恢复,需要很多心理建设。

7)企业成功本质是时代的产物,努力是必要条件。 一个企业的成功,本质上是时代造就了你,没有大的时代就不会有你。团队要能敏锐地抓住时代赋予的机会,要做原创者,跟别人屁股后面学样只能喝汤。

8)如果只是简单把失败归结于外因,以后该失败还是会失败,因为没有反思内因。很多创业者总是抱怨:我既没钱,也没人,事情怎么可能会做好。可初创公司本就是这样啊,你肉眼可及的成功互联网公司,不也是从小公司走过来的。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必须要咬牙渡过的,没有哪个小孩生下来就会走路。

9)团队成员的水平,取决于你自身能力的上限。 你是什么样的人,招来人也是什么样的。顶着光环的顶尖人才不一定是你当前需要的,退一步,你也很难招的起。对于有投机心理的「高端」人才,他们要的更多是财务上的期望值,对于初创公司都是审计视角,过于精打细算,团队早期,不招为好。

10)说真话,好过假装的和善。 现实再残酷,说出来慢慢大家也就接受了,然后就是沉下心找突破口。最怕的是所有人互相迁就,追求「你好我好大家好」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出错误。我作为创始人经常脑热,觉得一个想法可行,就立刻要做,合伙人季方就比我冷静的多,他有时的反问让我哑口无言,我回头仔细想想通常是有道理的,非常受用。

11)保证盈亏平衡是很多创业者最想先达到的,它代表一种「安全感」,但这不一定是最好的。真正能让团队活下来的,是能够创造出足够清晰的用户价值。 如果只是满足先「活着」,那很多早点铺子、商贩也一直赚钱,做到多少互联网公司梦寐以求的上线即盈利。但是,从商业创新上看,他们的意义不大,没有大批量满足潜在需求,也几乎没有可扩展性,边际成本高,这些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命结。

12)自我怀疑很正常,目标也不会一成不变。 你要做一个事情A,用尽方法发现很难推动,成长极为困难。那说明这件事本身可能有问题,它要么是伪需求、要么不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,坚持越久,团队沉没成本越高。判定一个方向靠不靠谱,要回到业务自增长的速度上,如果这个增速的背后有强大的支撑,那么不赚钱也要做,因为它代表未来。

生活无论什么时候,都应该酷一点。

祝各位2019年一切顺利。